"没有人能杀死鬼"

杀死鬼

Posted by xu on April 6, 2018

"可以,教授罢课,同学造反,带队老师无影无踪,今天在苏州,真的是无所事事,不知道我高某人一个人会不会做不完这个课题?"

社交网络上,高云飞发了这么一条动态。配图是右侧是他邪魅的笑容,左侧是他手指向的全空的实验室。

苏州的夏天,三十七八摄氏度。

他背着背包,但是在太阳下感觉好热。左手边是什么湖,他忘了,来这儿读了好多年的书但是仍旧记不得它的名字。自行车摇摇欲坠,他感觉自己是已然中暑。

"这身体,真是越来越不行了……"

就在这时,下课了,不知道哪儿冲出来好多的学生,他们挤着来到高云飞的自行车前

将他的自行车挤开。"喂喂喂!别撞我!"他好不容易扶正了车把,对于一个瘦弱如柴的病人,这人流就像海浪,即将将他淹没。

"高老师!你怎么了,看起来脸色不太好?"从人流里跳出一个白色的声影,戴着一条淡绿色的丝巾,帮他扶住了要倒地的车子。原来这人是高云飞的学妹小莉。

"我没事,只是今日太阳太大,我在路上走了好久好久,没买到矿泉水,好像有点中暑……"

"挺严重的,需要我送你去医务室吗?"

"不不,小莉,我今天要交给郝教授的东西,你忘了?就在我的包里,我是专程来送这个的,不然,我也不会在这天气里从南校走到北校……"

"学长,你还在做?不是说已经没有意义了吗?你……身体还行吗?"

"没事。A教就在前面了。"他扶着车子固执地往前走,走了几步,又回头看看小莉:"对了,学妹,你的水能给我喝一口吗?"

小莉赶紧上前,把自己的水给他喝了,一直陪他走到了A教地下实验室。刚走到,高云飞就把肩上的背包取下来,他的背后留下了很深的汗渍。

"小高!我不是说你今天可以不用来吗?"一个戴着眼镜穿淡紫色衬衫的胖子走过来,"我们实验室再也不存在了!郝教授都……都那样了,你还要怎么样?"

郝教授在一天前就递交了辞呈,在此之前,实验室所有的研究工作都暂停多时,这一次,苏州大学陷入了由最边缘的实验室引发的最难以应对的学术危机中。

郝教授所带领的课题组正是一开始研究脑机接口的课题组,前几年,人脑组织的量子信息链接问题由中科院的人提出来后,找到了苏州地区最靠近该课题的已有实验室来共同研究。刚刚三十岁的郝教授那时还是一个讲师,就在共建实验室运行的几年里,发表了整整十篇脑机接口和量子信息学问题的论文,一度成为学校里最风光的年轻人。

"小高!那让我来考考你,人类的潜意识是什么?"郝教授穿着白体恤,拿着紫色保温杯,躺在藤椅上。

潜意识,潜意识正是这个行道的关键。大二学生高云飞侃侃而谈。

"关于mind的思考,人的思维还是一个依附于现行身体的外挂设备,也许相关与量子世界有关。

而潜意识,就是人的思维写下的固定神经网络程序,同时,在外部世界对人进行输入时,自动反馈的程序

所以人的表意识,其实可以控制潜意识使用或者弃用。

我举个例子。 当一个被蛇咬过的人,在神经网络程序里面,遇见蛇的输入,就会输出,难受,痛苦,害怕等潜意识结果,表意识会接受到这种变化。并且产生很多复合效应。

我们给这个人洗脑,通过输入大量的蛇可爱,蛇无害 等流信息。最后人的潜意识能(已学习的函数)变的功能相反。并且由于潜意识的输出情感值或者可信度等结果量太大,超过了表意识能修改的阈值,导致洗脑成功,表意识无力回天

我设置一个公式: answer=0.5*潜意识+0.5*表意识,当潜意识接口提供输出为10^10时,表意识仅能提供-1的值,那么人体综合判断仍旧是由潜意识决定的。

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失恋时,我早就相通了,但是心跳仍旧过速,这是一个少年时期写下的潜意识BUG作怪,而且那个时候傻啊,把这条程序写的很死,写的很夸张,用到了'爱不到就应该伤心至死'的暗示,并且把这条诗句的文艺气质带进了下一条潜意识,我是文艺青年,我读过好多诗,我和诗里面想的一样。"

"可以,小高,你的这个举例非常有意思,比十年怕井绳的例子更贴切了,但是,我希望你能将你的理论说的更加贴切一点,或者说得更加无法用传统心理学的维度来攻击,你必须升维,你知道吗,就是把维度提高一个档次,高维度的理论对于低维的世界有着绝对控制作用。"

"当然可以了,我想说的必须照着我的论文念:

潜意识的修改必须提供该程序的多条上下依赖的修改,例如一条函数有原先的前提,就像 a.add(),必须保证a是可加的,那么在这个函数线内部,system.whatisadd()是一个函数前提。

潜意识修改必须找准依赖关系,每一条难以更改的信念,其实来源于无数的潜意识的函数,一旦它们乱成一团之后,(互相依赖)就形成了内心的死锁。"

"死锁在计算机学科中不是这个意思。"

"无所谓吧,我可以重构这个名词。等我念啊,别打断我呀老师。

这将是一个无法修改的潜意识集团块。

这可以解释人类的信仰问题,由依靠问题来的,当一个祈求依靠的问题从人心里蹦出来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神的雏形。所谓的神,就是人们潜意识中无法摆脱的依赖对象。并且这种信仰会传播,会留给孩子。就像人们的经验,可以写成书,交由大家去学习一样,这些极端的浅意识集团,依然可以像病毒一样传播……"

"不好意思打断一下,小高,你信佛吗?"

"我不信。"

"那你很可惜,这种潜意识集团带给人的欢愉就像金钱,权力,欲望……"

"您说的很对,但是每一个人的每一个微小的爱好都能够有同样的效果,只要您在培养这种爱好之前就通过了心理测写完成同样的暗示效果。同时也提供了一种毁掉人的洗脑方式,单定制多变量语句洗脑。"

"那你给我说一说关于人类经历的问题。"

"人类的经历,就是外界输入,必定能改变一个人的潜意识,这也就是环境造就人的根本,而且,表意识与潜意识斗争是很痛苦的,不知道原理是什么。

人的肌肉记忆,是机器学习。

人的学习记忆,也是机器学习。

人的技巧,经验,等固定功能函数,全部是机器学习的结果,而相反,在枯燥的学习过程里面如果有其它浅表意识的介入,所谓的上课走神,考试紧张等……就会影响单一学习函数的输出,变成一个复合结果。"

"所以你下了这个结论之后,你这个学期的成绩考到4.1了。"

"是的,所谓宁静致远,能给自己潜意识一个慢慢学习的机会,正真成功的关键,可惜,很多人耐不住寂寞,也乱给自己的潜意识增加考试困难的暗示程序。"

"关于潜意识的探究,小高你说的很对,可是啊你说的这些函数的输入输出值是所有的变量,包括情感,画面(视觉),触觉等等。

但是意识,游离于人这个机器之外,换句话说,人的意识,是自由的,是主动的,是多态的,是量子不定型态的,没有前因后果,没有改变因素。

打个比方,我想吃左边的苹果和右边的苹果,无论我选的哪一个,都是一个完全由思维控制的,不受任何既定思维干扰的。但是可能受我们的潜意识影响,例如红色苹果更好吃,但不会被决定。"

"情感··记忆···就像是硬盘,随时可以提取,因为都是保存的数据罢了,读取这些数据,表意识再产生思索,有既视感"

"用一句话说。"

"人类的行为全部,由机器程序操控,同时由灵魂操控"

"不够吸引人。"

"人类。是有灵魂的。"

"废话,公元前几千年古埃及人就知道了。你的表达能力太差了!"

"……郝教授,这个题目就是一个噱头。当然了,我想体现出的还是那种关于灵魂确切存在的,并且独立于肉体的新概念带来的震撼。不如叫基于脑机借口的人类大脑浅表意识研究?"

"好了,你的题目就叫,"郝教授拿起突然响起的电话,对着电话那边喊道:"挖掘灵魂!"

高云飞略一思考,好像还不错,看着教授接电话,然后又多嘴问了一句:"中科院的人信灵魂吗?"

郝教授寒暄两句,挂掉了电话。

"中科院,他们一直在研究通过意识控制物质,企图研究量子基础在三维上的控制应用,通过思维改变时间维度,研究量子基础在第四维上面的控制应用。可是没想到这种脑机接口的根本,其实就是人体。人体的一言一行,都是意识控制物质的绝妙案例。"

"这会不会设计到哥本哈根学派他们的思想,还有那个恐怖的电子双缝干涉实验?额,好像叫作量子退相干。通过人的观察来控制过去发生的事情,已经算通过量子特性控制时间了吧。"

"你承认灵魂的存在吗?你承认人的思维是基于量子层面吗?量子就是第五维,既是左边的苹果,也是右边的苹果,随心所欲。就像三维在二维投影,有很多种,在二维看来,既是圆,也是长方体。"

"但在三维世界,这个东西就是圆柱体。"

"没错,灵魂存在的世界,就是高维度世界,只是无法投影到我们的世界,接下来我们的秘密课题,就是研究人脑接口。" 【本集完】

做一条伟大的预言吧:未来人们会突破潜意识设计,就让机器做的像人的潜意识一样。可是仍旧不能解决(自主)表意识问题以及浅表意识交互问题

一旦发现人脑与表意识的交互接口了,恶魔即将降临,或者说,真正的世界就会降临。

而且人脑的生物机理啦,是潜意识设计的关键,神经网络算法很聪明啦,但也只是模拟,不过够了,其实用硅来制造潜意识,感觉要更可靠一点,但是,硅能够设计出量子接口来容纳灵魂吗?那么碳是怎么做到的?

下集提示:我要写鬼故事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