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世间的准则

follow the herat or follow the world

Posted by xu on June 4, 2018

这篇文章我本是不想写的,因为一旦要写,就是在层层剥开我过去二十年经历的人生惨痛的伤疤

今天,我做了一个操作系统的实验,实验目的是探究操作系统的引导问题。实验教材上写了好多,好多,我根本不知道从何看起。教材运用了汇编知识,如果要我硬去吃透这个实验的内容,按照书上的步骤做下去,我可能要看五个小时。时间并不够,怎么办呢?我看书真的没有办法,所以我选择了先想奕然请教,看他的操作,渐渐学习了一点点。然后向萌哥请教,发现助教检查只考察一道题。然后向老黎请教,解决了一些课程前置知识的问题和整体的实验目的与意义。最后老黎猥琐答题,我在一旁听完了助教的问答

挺好的,看起来今天是不错的一天。实验检查一次就过,我和助教心照不宣,用词简单,表意果断,不出30秒,他给了我过。

事实上,在我的心里,早已经翻江倒海,我一时也感到天旋地转。为何?为了这被我发现的外界准则,无论它的荒唐与否,它决定了框架里的所有人的收获,也就是分数,把它给扩大化,这帮少年人长大了,所有人的金钱名誉,物质生活,乃至读书考试这些人生得失都在于这框架规则!

在这个实验上,考察的问题只有两句话,也就是一个深度和广度在学科上面都是无比重要的实验,考察结果只有两句话,而且这两句,你可以什么都不懂,可以直接背下来。并且绝大多数人,包括那些学霸们都是如此。再次声明,我并非是抨击这个实验考察的不够公平和果断,我是在抨击我自己,看穿了也不愿意尝试外界准则带来的甜头,或者说打心底拒绝相信夸张且不符合真理正义的外部规则(仅在学术上,它不符合我这等垃圾的判断,更别说高层次的人了

实验结束几个小时了,我仍在纠结这个实验到底讲的是什么,这个蕴含的知识本真,那些我未曾理解的学术问题,我走不出来。即使我知道我不用理解它们的精妙,我只要慢慢地请教,偷偷地观察评判的框架准则,聪明的我自己可以满分过这个实验。可在内心深处,我忘不掉那些真正知识带给我的精妙之感。我厌恶应试的成长,而且我不但厌恶,我还拒绝了这种成长

是的,我见过很多年少得志,轻狂傲物的才子,他们看懂了规则,不置可否,不谈喜恶,他们就是单纯的利用这些规则,做出无限的努力,用自己的才能,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利益

当年我在高考中出走时,他们正在为了高考像疯狗一样学习,他们不爱高考生活,但他们爱高考,他们能看透规则,并在规则内部通过努力获得巨大的人生提升

今天,实验考察是虚假的问答,明天,女孩考察的是潜规则的说话,后天,社会上考察的是世家继承的经验和捷径。它们都是在这纷繁复杂的外部世界中的准则。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正在二十岁年头的我,其实已经死在追随自己内心的正义和正确的山头上了。我想了很多年,怎么做事,怎么做人,怎么去爱一个人,但是这都是自己内心世界的臆想,并非外在事物能否成功的准则。过去二十年来,我做过很多很优秀的事情,但这优秀二字,是外部世界给我的评判。例如,你是一个考了前几名的好学生,你是一个受很多男生喜欢的女孩,你是一个赚了大钱的商人。每一种成功,都是一个外部世界的评判标准,一旦是外部世界评判了,那么就像一道应试数学题,它给了你题干,你得按照它的要求作答

人生在世,写了多少年偏题作文,即使内容优美,仍旧是不符合外部世界的价值评判。上了大学,我自己学了两年的物理数学,可是作弊背答案问老师刷考题的人才能高分和保研。本身我对于功名利禄并无兴趣,可是被人击溃一次后我发现,想要过快意自在的人生,必须有充足的实力和外界地位。在达到高水平的外界地位这条路上面,我走了整整五年,并且这五年时不时总是持续性地感到迷茫和无力。我想我犯了一个错误,在追求功名利禄或者说学术成就这条道路上,我选择了读书,因为,读书更干净,读书更讲理,读书更自在,我崇拜的人都是读书人,读书也能改变命运,时运若齐,我也能改变世界。

总而言之,我以为,选择读书,就是不用在意外界准则了,就是公平公正了,没有虚假的条条框框了。

当我高考失败时,我并未想到是我没读懂高考的题目,没有搞明白应试教育的规则中心,而是转过来责备自己“年少轻狂,自以为是,当时仲永,早已泯然众人”于是过分谴责自己,压迫自己,反之观感,并无效果

也许是最近才开始走出内心,我对于来日之事仿佛有了定心丸一般具有自信和vison(愿景)。如果我也利用规则读书,考试,又当如何?

人生游戏的快乐伤悲不重要,内心坚守不重要,正确的认知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这场游戏的外部规则,外部规则可以带给你功名利禄,而物质上的完整供给就可以保证我内心的安稳了(切为三斗米折腰了莫会错意,我是指物质的安稳,我就可以像渊明兄一样隐居还tm不用,这之谓侠之爽者,快意江湖还能全身而退)。其实在我曾利用规则获取成功时总有余悸,多年以前,为了一个女孩子,应试能力大幅提升,本身也聪明,取得了周边人很不相信的成就。那个时间段是我人生最无知也是最快乐的时间段。因为我未曾为真理努力,我只为规则和爱情努力,我并不受伤,即使她从未与我同行,但我并没有付出过我的宝贵的操守。因为我内心里真的在意的那些顽固和宝贵,我一个也没放下……我只是跟随外界准则迎头赶上了她而已,同时,这个方向也显著地改变了我接下来十年的人生。

我二十岁了,我看不清好多事情,它们和我本身意愿或者推断有悖。 女孩子清秀干净,脸庞舒服,衣着素雅,是我的梦中情人。可惜事与愿违,发型干净,是每周理发店的打理,脸庞干净,是最高级的妆容产品,衣着素雅,讲话温柔,是多年的习惯和伪装。 人的外在和表现也是一个准则的改变,今天,活在世间上的人喜欢烈焰的红唇,明天,世上所有的姑娘都会换上合适的皮衣和靓妆。今天,活在世界上的人喜欢穿T恤毛衣的jobs,明天,世上所有的创业家都换上灰黑色的统一装扮。 我总是跟随内心,虽然知道外在条件不够优异,我也曾经当过一件衬衫洗到衣领都白的没有一点点汗渍的年纪,那个年纪,我想伪装自己,并且我有时间和精力。如今我见过的人,大多华而不实,表里不一,世界上没有太多王子,可总有很多人穿着假面过活,我觉得他们很累……可是当我没有穿假面,一起表里如一站在别人面前的时候,常常经不起比较“你看那个人,衣着太朴素,牛仔外套衣领都破了,鞋子好脏……真不知道外在都这样了,那么暗地里是如何的邋遢呢?”

现在我仍旧有时间和精力,可是我的运动鞋好久都没洗过了……我以为还能穿,或者是说还没有需要跟随外界准则的理由出现。我也可以伪装,伪装成一个年轻干净,风度翩翩,时常微笑的男子。那个人不就是楚留香吗?可女孩们没发现一个问题,人无完人,当一个外表无限闪光的人,背地里自然有好多不堪的隐藏。容易上当,当然,上当只要没被揭穿就可以欺骗自己未曾上当

原来做学生求学也是靠外界规则取胜的啊,真失望!